18363621960
當前位置:審計服務 >

我錯過了三次機會

作者:    時間:2022-01-12 14:27:09    

 
  因為人與人之間是否能賺大錢,做正確的決策都取決于認知。
  認知不足,就算有錢擺在你的眼前,你也不知道怎么去撿才合理,否則那么多的賺錢項目怎么一個都和你無緣呢?
  這不是危言聳聽,而是村長實實在在的經歷,以為你永遠無法賺到你認知以外的錢。
  01
  那時候沒有抖音
  快手還不火
  頭條才剛剛興起
  2016 年 3 月份,剛工作不久,我就從杭州辭職回徽州老家。
  當時國家都在號召萬眾創新、大眾創業,我也是滿腔熱血。
  其一我是一個特別有思鄉情結的人,只要一放假,就想跑回老家大山里去。
  其二我的父輩在家里做茶葉,采摘+批發,很辛苦,但賺不了幾個錢。
  我想自己能不能返鄉后做點茶葉和土特產的生意。
  回去在做茶葉的時候,我還做了另一件事情,就是寫公眾號。
  十里村就是在當時的背景下誕生的,但在這期間,因為缺乏更高級別的認知,導致我就錯過了三個發財的機會。
  1、錯過了公眾號
  我之所以要做公眾號,是當時在朋友圈看到別人轉發的一篇公眾號文章,當時的號主從大城市返鄉浙江桐廬的山區,然后在公眾號上記錄自己返鄉之后的一切自然的生活,順便還賣起了農副產品,我覺得思路簡直和我的一模一樣。
  我當時在寫公眾號的時候,其實剛好屬于公眾號的第二波黃金時期,在零粉絲的基礎上,我寫了幾篇回鄉之后的文章,閱讀量都在大幾千,比現在的閱讀量都高。
  那時候沒有抖音、快手還不火、頭條才剛剛興起,公眾號的內容供給還遠遠不夠,尤其是偏向于鄉村題材的。
  雖然我看到了別人成功的案例,但我并未深刻的意識到這是個發財的機會,所以寫了十幾篇之后就斷更了,直到三年后才重新提筆。
  2、錯過了頭條號
  我應該算是比較早注冊頭條號的作者了,但在 2016 年初的時候,普通作者在頭條號上寫文章,平臺上是沒有任何收益分成的,
  我當初之所以在頭條號上發文,是覺得頭條有自然流量,能帶來一些曝光而已,并沒有想在頭條號上深耕。
  其實當時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苗頭,正值頭條三農自媒體興起,我關注頭條的三農鼻祖歡子TV時他才幾千粉絲而已。
  那時候村長還沒有拍視頻,就是發鄉村的圖文內容,其中有四五條內容的閱讀量就超過了 300 多萬,可依然沒有當回事啊。
  所以頭條號三農領域,我也就沒有做。
  3、錯過戶外直播
  在 2016 年還有一個業務很火,那就是娛樂直播。
  我當時在家休息的時候,還會打開YY進行直播,比如直播我媽媽做手工豆腐、酒釀、包粽子以及上山挖筍等等。
  同樣是零粉絲,可只要開播,就有一兩千人在線觀看,不到半個月的時間,就有了 1 萬多粉絲。
  但我當初依然無動于衷啊,就覺得有人看我直播,卻并未發現這就是直播、IP的早期啊。
  由于當初自己的認知完全不足,所以我在老家做完一季茶葉的之后,還是回到了杭州。
  后面就有了合伙創業做互助、電商的事情,但不久之后,機會再次降臨到我身上了。
  02
  我對抖音、快手的了解
  是很膚淺的
  2018 年 6 月份,我之前一個離職的同事找我私聊了幾次項目,聊的內容就是抖音和快手。
  說實話,在那之前我對抖音、快手的了解是很膚淺的。
  前后交流的過程,我朋友給我帶來了三個有意思的短視頻項目。
  1、快手保健藥酒
  2018 年左右,快手正當時,那時候快手內容管理的很不嚴格。
  所以像養生保健等產品是可以直接在上面做宣傳的,而且引流到微信也很簡單,在直播間可以直接在衣服上、提示牌上寫出自己的微信號。
  第一個項目是賣蛇酒蛇藥的,因為我們有資源能鏈接到江湖上的赫赫有名的蛇王,曾經接受過央視的采訪,所以背書很好。
  借用他的知識、背景、貨源等條件,操盤了一個快手的蛇王賬號,直接引流到私域做交易,半年就可以做幾千萬。
  2、全國婚慶旅拍
  第二個項目是幫本地做婚紗旅拍的品牌做抖音和快手的短視頻引流,因為對于婚慶行業來說,客單價都在 5000 以上。
  所以只要獲得一個有潛在結婚意向客戶的聯系方式,就能賺幾百塊錢。
  這雖然是一個短期的生意,但那時候真的沒有任何的競爭。
  我們只要把旅拍中的真實視頻、照片剪輯成各種酷炫的卡點視頻就可以了。
  因為我們提供的服務是全國旅拍,所以很多客戶都能接待。
  對于許多在二三四線的客戶來說,只要比本地照相館多花一兩千塊錢,就能享受全國旅拍的服務,真的是太劃算了。
  所以不到三個月的時間,我們給婚慶公司帶去的潛在客戶過萬。
  但是問題來了,因為這件事情后面是流水化作業,沒有太多含金量的,最終從外包服務變成了婚慶公司自己干了。
  3、好物分享帶貨
  你知道 2018 年的時候,短視頻引流app下載的成本有多低嘛?
  像美拍當時比抖音、快手還要火,我們做一個淘客app的下載價格能低至 5 毛錢。
  后來,我們也聯合過快手上的三五萬粉絲網紅做零元開箱,一個APP下載的客戶價格均攤之后也才三五塊錢。
  除了做app引流,我們還做過幾次好物帶貨。
  那時候紅豆薏米茶,還有魔術/免洗拖把,一個視頻就能帶貨幾千件。
  所以許多人都說, 2018 年是做短視頻最好的時候,因為當時的競爭真的太弱了。
  那時候快手辛巴帶貨還沒火熱,連麥甩人帶貨模式才剛開始、超級丹、娃娃我們還見過面,聊過合作。
  但還是那句話,認知決定一切。
  那時候正在做淘客代理,正在做社交電商app,一心想著多發展代理,一心想著找商家拿高傭低價的好貨跑單。
  腦海里對于短視頻、對于直播可以持續放大賺錢毫無多余的認知,純粹是當成了項目來做,做完就沒有想著布局、放大這回事了。
  現在大家看看,那時候做淘客的、做社交電商的平臺,有幾個現在吃到短視頻紅利的?幾乎都沒有!
  03
  我曾經拍了幾十個抖音
  就再也沒更新過了
  老天爺也許覺得我不夠爭氣,所以在 2020 的時候,又給了我一次機會,那就是抖音短視頻+直播帶貨。
  其實抖音在 2020 年以前,變現的能力是很弱的,娛樂的屬性多,變現完全不如今日頭條。
  2020 年以后才陸續豐富了PK連麥、短視頻+直播帶貨等功能,所以 2020 年以前做抖音更多的是賺熱鬧、賺粉絲,而 2020 年以后做抖音才是賺錢變現,所以說現在做抖音可謂是一點都不晚。
  包括大家現在熟知的活躍在抖音上的一些網紅大V,不管是知識博主還是帶貨達人,其實都是在 2020 年、 2021 年才開始做的。
  村長是 2019 年 8 月份才重新開始寫文章的,那時候才意識到寫作、分享的重要性。
  你看看,從 2016 年 3 月到 2019 年 8 月,整整 3 年半的時間,才轉變了思想。
  寫了一年文章以后,到了 2020 年 7 月底才開始做付費社群進行變現。
  其實 2020 年疫情開始以后,許多人都在做抖音短視頻了,尤其是 2021 年開始,無論是廠家還是品牌方、原產地都在做抖音直播。
  可是整整兩年的時間里,村長依舊在寫公眾號、然后通過收費社群嘗試了變現。
  但村長其實自己深度參與公眾號的這兩年,是完全能夠體會到,公眾號在走退坡路的,哪怕是上線了三年的視頻號,對于公眾號的拉升也無濟于事。
  那問題來了,為什么我這兩年沒有all in選擇做抖音呢?
  原因有三:
  其一,不想放棄公眾號,畢竟好不容易寫了兩年,積累了幾萬的優質粉絲,同時還要做付費社群的會員交付。
  其二,有其他的業務正在做,但是和抖音的銜接性又很少,直接搞抖音很牽強。
  其三,之前的資源無法支持我做抖音來變現,無論是做抖音商業IP,還是做短視頻帶貨。
  所以,我曾經拍了幾十個抖音之后,就再也沒更新過了。
  如果你把村長這三個故事看完的話,你也許能在其中找到你自己的一些影子。
  其實你會發現,不是我們沒有機會去接觸到一些好項目,好平臺,而是哪怕我們接觸了以后,因為我們自身認知的局限性,我們也做不了什么。
  如果你是互聯網從業者的話,我和大家細數一下這幾年來的一些賺錢的機會。
  從私域賣貨、微商代理、社交電商、淘客代理(好省、粉象)、社群淘客、社群團購(群買買、快團團、嗨團)、外賣淘客、知乎好物、線下地推、頭條三農短視頻、抖音快手直播、海外抖音、跨境電商(蝦皮等)、付費社群、知識付費甚至是炒股和虛擬貨幣。
  這些項目大家都接觸過,每個領域你都能找出賺過大錢的人,但為什么你看到了,知道了甚至參與了,你都沒賺到錢呢?
  除了資源外,最本質的原因還是認知不足。
  因為缺乏相應的認知:
  你不知道這個事情背后意味著什么機會
  怎么做能快速放大
  適合什么方法才能起盤
  哪些項目能夠快速變現
  所以,注定了賺不到認知以外的錢,包括村長也一樣。
  我們同樣都接觸了抖音,同樣都知道能賺錢,但就是我們缺乏更高維度的認知。
  這種認知也許來自實戰,也許來自歷年所有項目的經驗,也許來自對未來趨勢的預判等等。
  總之,你想的不如別人深,看的不如別人遠、別人準,那就注定是看客。
  所以不管是現在做抖音快手,還是去做線下實體,核心不在于時間早晚本身,因為你不去做,每年都有十幾萬人去做,核心是你對待此事的認知如何。
  村長希望所有的十里村讀者朋友們,能夠持續提升自己的認知,尤其是你未來想要去做的某個行業,多關注、多實戰、多思考,這樣才能抓住機會。
  否則不是機會沒有來,而是來了你也沒發現,也抓不住,與君共勉。
欧美 大陆 偷拍 精品-超碰人人爽爽人人爽人人-真实国产普通话对白乱子子伦视频-精品人妻无码中字系列